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我爱冷水江 - 我爱冷江 - 52冷江

 找回密码
 点我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查看: 557|回复: 0

小伙新婚患重病妻子失联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9 1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来自 - 湖南省娄底市 电信 |阅读模式
刚过去的这两个月,重庆巫溪小伙小江(化名)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人生。

        

   
   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刚过去的这两个月,重庆巫溪小伙小江(化名)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人生。

领取结婚证次日,他突感身体不适,一查竟然是白血病;百万元的治疗费对于他这样的家庭来说,不是一笔小数目。祸不单行,在确诊后不久,新婚妻子离他而去并失联。

“我本来也是想等做完第一期化疗,就跟你做个了断,虽然我很希望你陪着我走完最后这段路,但是你还年轻,不应该被我拖累……”小江本有很多话对妻子说,但现在只剩下一个卑微的愿望:希望岳父母一家能够退还彩礼钱,用于救命。



小伙新婚患重病妻子失联

领证次日

29岁小伙被查出白血病

小江今年29岁,是巫溪县菱角镇桐岭村人。

小江的妻子小萍(化名)是邻村的,比他小五六岁。去年年初,两人经媒人介绍认识。随之,两人分别在江苏、浙江打工,开启了“异地恋”。

去年年底,两人的关系获得双方家长的同意。今年2月3日,也就是农历腊月十八,两人办了婚礼,并于两天后领取结婚证。领证次日,小江突然感觉身体不适,“发烧,皮肤发白,开始以为感冒!”最初他在当地诊所吃药,随后发现自己并不是感冒,病情迅速恶化。

随后,小江来到位于万州区的重庆三峡中心医院,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医生说,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,小江最多活三个月!这种病,只有做骨髓移植一条路,费用“要至少准备100万元”。

如此巨额的费用,对小江一家来说,是一笔大数目。

住院期间

新婚妻子玩失联无音讯

“刚开始(患病)的时候,(妻子一家的反应)还比较正常。”小江说,自己生病以后,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来看望、陪床。

“发生这种事,对双方家庭都是极大的不幸!”小江在了解自己的病情以后,他感受到了岳父母一家的情绪变化,也有过“离婚,不拖累女方一家”的想法。

入院后不久,岳父母称回巫溪借钱给小江治病,从此一去不回。据多方了解证实,岳父母携家人去了广州。此后,小江发现,自己打电话,岳父很少接,“打电话、发短信的次数多了,他们才回一条信息。”

按照当地风俗,小江是入赘到女方家,婚后生活,他本该是跟女方家在一起过的。根据最初的计划,开年后,他将和妻子一起外出打工。

小江没有想到,岳父母的出走,只是对他的第一波打击,第二波打击接踵而来:3月2日,小江的第一期化疗还没做完,新婚妻子小萍说要回家拿衣服,从此失联。

“打她电话也不接,后面直接把我电话拉黑了,微信也拉黑了……”

截至重庆晨报记者发稿,小萍已和小江失联25天。期间,只回过小江一条信息:“3月4日的时候,给我发了条信息,说她要在屋头(巫溪)耍几天。此后,便音讯全无。”

入赘成空

他向女方讨要彩礼治病

小江被确诊为白血病时,他哥哥已外出打工。听说弟弟的病情后,哥哥第一时间赶了回来。

岳父母一家出走后,小江的哥哥找到小萍家的村委会。“我们托人问话,问他们是什么意思?”

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男女双方就“离婚”和“退彩礼”细节未达成一致意见。

结婚时,小江东拼西凑借了10余万,给了女方家。他的父亲几年前因为脑溢血离世,家底本来就为治病掏空了,全靠自己打工的收入,条件实在艰难,希望能够退回彩礼钱,用于治病救命。

3月26日,小萍的父亲也向记者证实了“离婚”和“退彩礼”的事。小萍父亲说,他已经为小江治病垫付了两万余元的医疗费,并不是不管小江,而是自己能力有限,“只要挣来钱,都可以给他治病”。

在离婚退彩礼的事情上,小萍父亲说自己愿意退彩礼钱给小江,但“先得把婚离了”。

村干部介绍,调解时,双方就是在应退彩礼的金额上发生了分歧。女方觉得男方要求的金额太高(10余万),“拿不出这么多钱来”。

男女双方对“应退金额”和“是否有能力支付”都持不同意见。

意见不一

双方将以诉讼了结此事

截至发稿,小江的哥哥已委托律师,将走法律程序解决此事。小萍父亲也愿意走诉讼程序,“法院怎么判,该我做的,我都会做。”

小萍父亲说,女婿身患白血病,自己实在是无力回天。“说个要不得的,如果是其他病症,就算是缺胳膊少腿,我们也不会这样(选择离婚)”。

记者试图联系小萍,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发的短信也没回复。小萍父亲也联系不上女儿,“年轻人怎么想的,我们老辈子不清楚。”

小萍父亲还说,自己到广州“工作不好找,刚开工又要押一个月工资”,他是愿意出钱给女婿看病的,几天前,他给小江寄了2000元钱。为了给小江看病,小萍父亲带着七旬老母“流浪”,还在上初三的小女儿也被迫“失学”。

对于小萍父亲的说法,小江的家人并不认可。

“他说话多么好听,可是实际上他就是在逃避,不解决问题。”

“有没得钱,他(女方)心里有数,我(男方)心里也有数!”小江哥哥说,女方在镇上买了一套二三十万的房子,小江的彩礼钱,就投入到了房子里。小江家人觉得,女方有支付能力,而且把彩礼钱退回的要求,并不过分。而今,女方的所作所为,其实就是觉得要退的彩礼钱有点多,想一走了之。

如今,小江在爱心筹平台求助,才凑足了第一个疗程的诊疗费,“如果不是网友的爱心,我连第一期治疗都没法做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一日夫妻百日恩。但是……”小江说,自己“退彩礼”也是迫于无奈。他本就没有想为难妻子,还是希望好聚好散,希望彼此多一份体谅。
自动排版 | 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我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我爱冷水江 ( 湘ICP备15001071号  

GMT+8, 2018-7-22 20:46 , Processed in 0.185935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4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